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 seqingyingyuan.com 来访问本站!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如果您觉得逼我啪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seqingyingyuan.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官场情人

有人说,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有两样:政治和女人的阴道。虽然对这一说法,身为市委机关干部的高明并不是十分认同,但有一点他却坚信不移,那就是,这个世上几乎所有的男人都对这两样东西乐此不疲。当然,也包括他自己。高明觉得自己简直要崩溃了,新来的女同事孟茹总是挺著涨鼓鼓的胸脯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让他无心于工作,每天都心猿意马。高明知道孟茹并非有意勾引他,因为她的胸本来就很大,薄薄的衣服下丰满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白嫩的大腿光裸著。一双白色的软皮鞋,小巧玲珑。一股青春的气息弥漫全身,少妇成熟的韵味和扭动起来的腰肢却让她有一种让人心慌的诱惑力。更要命的是,每当孟茹向高明请示工作时,两个人的身体都会离得很近,这时一股子女人特有的馨香就会扑鼻而入,让高明有一种强烈的窒息感觉。高明悲哀地发现,自己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孟茹,这对于已经35岁,有着7年婚龄的高明来说,显得有些不合常理。在高明看来,如今的他早已过了那种冲动期,不应该这么轻易地爱上一个女人,但这种感觉却又如此来势汹汹,大有将他淹没的势头。这就让高明有些犯难了,市委宣传部是一个比较严肃的部门,如果真的和孟茹弄出什么绯闻来,显然会对自己的仕途有影响。高明是个很谨慎的人,他可不想因为一时冲动而影响了自己的大好前程。但是,如果就这么轻易对孟茹放手,高明又有些不甘心,那性感妩媚的身子每天都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着实对他是一种不小的吸引。在他看来,仕途和女人同样重要,能够兼得当然最好了。高明和孟茹的第一次肌肤相接是在一天清晨上班后。那时高明正手拿着拖布在办公室擦地,孟茹来到后看到高明在打扫卫生,赶紧放下皮包,争抢著来干。结果在和高明拉拽的过程中,不知怎么两只手就捏到了一起。孟茹的脸腾地就红了,柔媚地看了高明一眼,借故跑到卫生间打水去了。高明也有些不好意思,傻乎乎地杵在那儿,半天没缓过神儿来。整个上午,高明什么也干不进去,孟茹的手软软的,如葱样儿白嫩,高明无意间地一碰,居然将自己的心都碰飞了,他甚至偷偷地将那只手拿到鼻尖嗅了嗅,似乎闻到了一股香气直入天灵盖,灵魂都仿佛跟着出了窍。自从孟茹到来后,高明觉得枯燥乏味地生活开始有了色彩,甚至上班都比以往有劲头了,每天起得老早,一边悠然自得地吹着口哨,一边心情愉快地系领带擦皮鞋,妻子淑芳疑惑地问:呦,最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交了什么桃花运了?看把你臭美的!听妻子这么一问,高明嬉皮笑脸地回答:是啊,交桃花运怎么了?现在流行这个,你以为我会在你一棵歪脖树上吊死啊!淑芳上上下下地打量了高明一番,轻蔑地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德行!高明和王淑芳结婚7年了,两个人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王淑芳是一名教师,在天河市师范附小教小学5年级,他们有一个6岁的儿子,名叫乐乐,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高明对这个三口之家很满意,尽管总觉得婚姻中缺少了点什么,但高明知道这个家对他有多重要。至于人们常说的那种激情与浪漫,在10年前高明与初恋女友分手的时候,就已经不抱有任何幻想了。高明和孟茹的第二次肌肤相接是在一次酒宴上。那天为了摆平一件有关天河市的负面报道,由宣传部副部长吕彦昆亲自出面,在天河市最大的梦都大酒店宴请《龙江都市报》的两名记者,高明、孟茹还有宣传部的其他几个同事作陪。由于那天酒桌上只有孟茹一个女人,再加上孟茹长得如花似玉,自然惹得两个记者眼睛不住地往孟茹身上盯,并且轮番向孟茹敬酒。孟茹也真是好样的,连喝了两杯白酒居然面不改色,话也说得十分到位,博得旁边的吕部长一个劲儿地点头。两个记者似乎占不到孟茹的便宜不甘心,尽管都喝得语无轮次了,还要和孟茹接连碰杯,孟茹当然不会拂了他们的面子,强作笑颜地应承著,最后终于将两个记者撂倒。宴请结束,天色已晚,几个男同事见孟茹喝了不少酒,争抢着要送孟茹回去,但都被她一一拒绝了。孟茹半开玩笑地说道:你们几个毛手毛脚的,我不放心你们,还是让我们科长送我心里才踏实些。孟茹的话音刚落,便惹来同事们的一阵哄笑声。高明听孟茹说点名要他送,在窃喜的同时,也不免有些顾忌,因为他怕同事们因此而产生误会。这时孟茹已经大方地站了起来,高明用眼角的余光观察了一下,未见同事们有任何异样的表情,这才小心地穿好了外套,拿起皮包随同孟茹走了出去。在送孟茹回家的路上,高明很小心地和孟茹保持着距离,本来想打车来着,但孟茹说不用了,她正想走走散心。高明便只好跟在孟茹的后面,看着她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路灯很昏暗,四周很安静,只有偶尔经过的汽车呼啸而过,带来瞬间的光亮和轰鸣。高明试图打破这种沉闷,便说:真没看出来,你很有酒量啊,喝那么多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孟茹回答道:哪有啊,你没看我走路都不稳了么?我喝酒有个特点,就是当时不怎么样,但是过后就发作了。正说著,孟茹忽然就斜靠在路旁一棵树上不走了,只是弯下腰大口地喘粗气,还没等高明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孟茹已经张开了嘴巴哇哇地呕吐起来,那还未消化完的食物夹杂着浓烈的酒精味道,瞬间就吐了一地。高明赶紧从皮包里拿出纸巾递了过去,这时孟茹已经吐得花治乱颤、一塌糊涂了,高明没想到一个弱女子酒劲儿发作的时候,居然也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高明站在孟茹的身后,见她难受的样子,几次都忍不住想帮她敲敲后背,但一想又不妥,急得抓耳挠腮,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孟茹蹲在地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站起来,羞涩地说:对不起高科长,让您见笑了,我说喝不了多少酒的,您还不信。高明关切地问:你怎么样?会不会有事!孟茹摆了摆手,示意没事,然后踉跄著就要往前走,谁知刚迈了一步,就像中弹了一样,一头就扎了下去。

幸亏高明手疾眼快,迅速张开双臂,实着着地将孟茹接在了怀里。好家伙,热乎乎的一具躯体,软玉温香的抱了个满怀。害得高明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此时的孟茹明显已经醉成了一滩烂泥,放开四肢,整个攀附在高明身上,显然已经没有了任何自控能力。这下可苦了高明,怀中的女人柔若无骨,一身嫩肉就像棉花一样,按哪儿都会陷进去。高明调整了一下姿势,架起孟茹的胳膊,用另一只手兜住孟茹的腰,好不容易将她扶到路边,刚好有一辆出租车经过,高明一摆手,车子停了下来。高明将后车门打开,将孟茹塞了进去,随后自己也上了车。车子即将开动时,孟茹居然还挣扎著说:不用打车,我自己能走!高明想:都喝成这样了,还能走呢!车子行驶的过程中,孟茹一会儿仰靠在车后座上,一会儿又斜靠在高明的肩头,嘴里还不时地哼唧著,看得出她很难受。好在路途并不遥远,一会儿工夫就到了。高明将孟茹扶下车来,想要将她搀到楼上去,谁知孟茹却执意要自己上楼,嘴里还说道:谢谢你了高科长,我自己能走。高明看着孟茹摇摇晃晃地上楼,直到她家三楼窗口的灯亮了,高明这才放心地离开。回到家里后,儿子乐乐已经睡着,妻子淑芳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高明说单位有应酬,喝了点酒。高明一边脱衣,一边回想着刚刚和孟茹的亲密接触,似乎还不能完全缓过神儿来,他没想到平日里让他垂涎欲滴的身体,今天晚上就这么轻易得到了,那软乎乎的身子抱在怀里的感觉真好,高明试图从脑海里搜寻出一些美好的细节感受,但遗憾的是,他发现自己的记忆竟然很模糊。这样想着,高明一点困意都没有,有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冲动,忍不住向妻子淑芳靠了过去。却在这时,淑芳突然问道:奇怪,你的身上怎么会有一股女人的香味?高明听了之后,唬了一跳,赶紧解释道:哪有啊?你又在瞎猜,可能是酒店里的薰香吧!淑芳用手掐了高明的屁股一下,嘴里嘟囔道:量你也不敢!高明没有吭声,脑袋里想着孟茹妖娆的样子,核计著一定要找机会将她彻底拿下?天河市地处于龙江省的东部山区,美丽的天河山将整个市区环抱在它的脚下,就好像一个慈祥的母亲小心翼翼地嗬护着自己的孩子一样。这里苍松翠柏,四季分明,虽然人口和耕地都不是很多,但这里盛产关东三宝,更因为在抗日战争时期出了很多抗日英雄而名闻天下。天河市委那栋四层高的红楼,就是伪满时期日本人修筑的,解放后被作为市委机关留存了下来,它原本是青灰色的建筑物,但为了体现红色政权的进驻,后来才被粉刷成了红色。高明的办公室就在市委机关三楼里侧靠近楼梯口的位置,楼上和高明正对着的房间是市委书记乔向天的办公室。高明已经在市委这栋象征著威严与权力的红楼里拼死拼活地干了八年。八年啊!什么概念?这一时间跨度足可以完成一场轰轰烈烈的民族战争,可对于高明来说,在这人生最宝贵的8年中,他除了将自己鲜明的个性与棱角磨没了之外,其余的一无所获。同当今众多在机关里工作的年轻人一样,高明属于那种有点才气,却抑郁不得志,想要一鸣惊人,却苦于找不到机会的那种人。随着年龄的增长,高明深知属于自己的青春是越来越少了,儿时许下的那些宏图伟愿,注定会如天河的水一样,一去不复返了。一想到这些,高明都忍不住要落下泪来……高明有些憎恨政治,这种憎恨缘自于他对政治看得很透,却又没有办法很好地去驾驭它,那里面的浅规则就好像一只无情的大手,将他攫得紧紧地,他想摆脱却又无能为力,只有随着趋势和潮流一步一步地朝前走,而这又绝对是个耗费青春和生命的过程,高明深知自己只有一辈子,弄不好一生都会扎在这个泥潭中,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把自己给毁了。高明抑郁地点着了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莫名其妙地骂了一句:操他妈的!其实高明也不知道自己在骂什么,反正是想骂,他觉得这样骂起来特别舒服。是啊,也难怪高明牢骚满腹,他今年都35岁了,在宣传部宣传科长的位置上也已经干了5年,可就是提拔不起来,领导的理由是现在政府职能弱化,领导职数减少,根本就没有合适的位置给他干。从政的人都知道,一个人如果到了三十七八岁还没有走上实职领导岗位,那么他这辈子的政治生命基本上就算废了。高明的宣传科长听起来好听,但天河市乃一县级市,论行政级别,高明的这个科长连股级都算不上,任免完全凭借领导的一句话,还一点实权都没有。就在高明几乎都对仕途失去信心的时候,幸好孟茹恰如其分地出现了,这好比是注入了一针强心剂,让高明觉得生活又有了劲头儿。孟茹是从文体局直接调入宣传部的,还碰巧分到了高明所在的宣传科,高明把这当成是上天对他的恩赐,起码仕途没发展了,老天还给他送来了一个女人。孟茹自从那天晚上醉酒之后,再见高明就难免有了一些不自然,高明是何等鬼精的人物,对这细微变化当然能看出来。不过孟茹也非等闲之辈,懂得怎样巧妙的解开这个结儿。那天,孟茹趁同科室李大姐不在的当口儿,还是向高明解释了一番。当时她低着头,面色绯红地说道:对不起高科长,那天晚上真是喝多了,也不知做没做出让您见笑的行为来?高明看了孟茹一眼,故作轻描淡写地说:哪有啊!那天晚上你表现得挺好的,吕部长对你相当满意了!孟茹听高明这么一说,十分高兴,马上接过话茬:可不是么!那天晚上两个记者只冲着我用劲儿,吕部长也一个劲儿地看我,如果我不喝好像多不识抬举似地!高明说:是啊,这酒桌上的学问可真是大,有时候酒喝不到位,工作干得再好也是白搭儿!然后,高明又列举了几次陪领导喝酒的经历,说了些诸如酒场就如同战场,人在仕途上行走,难免要和酒打交道了之类的话。虽然高明和孟茹谁也没提那天晚上喝多了投怀送抱这一细节,但高明相信两个人都心知肚明,而且孟茹也绝对不是喝醉酒就不记事的主儿,这一点从她的解释就可以看出,什么叫做没做出让高明见笑的行为来?真是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不过高明不介意,他倒希望以后孟茹多给他几次这样的机会。投怀事件后,换来了一个直接的后果,那就是孟茹和高明的关系明显地更进了一步。这一点从孟茹看高明的眼神就可以看出来,那是一种慌乱中含有那么一点儿暧昧的神情,这让高明感到很受用。在此之前,高明都是趁孟茹不注意时,用这种眼神看她的,没想到如今却反过来了,更没想到的是,反过来之后,高明反倒不敢用同样的眼神看孟茹了,每当孟茹向高明汇报工作时,高明都尽量避开她的目光,一边将眼睛聚精会神地盯着文件,一边故意装出严肃认真的表情。有些时候,人性的虚伪让我们倍感好笑,对此高明也有着深刻的认识,就好比是市委机关的这些各色人等,别看他们表面上一个个穿得人模狗样,颇像个正人君子,但是背地里究竟都干着怎样的丑恶勾当,高明是再清楚不过了,毕竟他在这里干了8年,对每个人的绯闻丑事他都了如指掌。但高明对此也能够理解,别说这一个小小的市委机关,就是再大的衙门口儿也难免会鱼龙混杂。就在高明梦想着能有机会将孟茹拿下的时候,没想到机会来了。龙江市委宣传部举办了一期培训班,本来类似的培训应该高明和李大姐去的,但李大姐借口年岁已大,把这个机会让给了孟茹。孟茹当然愿意去,因为这种培训说白了就是公费旅游,还能有机会接触上层领导。培训总计4天时间,头两天由东北大学新闻系的教授讲课,并组织各县区的宣传工作者就一些课题进行讨论发言,后两天参观龙江市著名的希望工业园区,并去龙江烈士陵园凭吊。高明和孟茹在培训的前两天没有什么接触,因为男女学员分别住在两个不同的公寓。转机出现在培训的第三天晚上,参观完工业园区后,主办方居然举行了一场篝火晚会,不但有烤全羊,而且有焰火和歌舞表演。或许是在机关憋闷得太久的缘故,高明和孟茹玩得都很开心。等到舞会开始的时候,孟茹自然就成了高明的舞伴,那一刻,伴着舒缓的音乐、美丽的篝火,拥搂着美丽的孟茹,高明的心情真是爽极。篝火晚会结束后,高明依然意犹未尽,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竟大著胆子对孟茹说:时间还早,我们去江边走走吧?孟茹看了看高明,点了点头。就这样,两个人沿着长长的龙江大堤一路漫步,边走边谈,不知不觉竟走出了好远。那晚,两个人谈了很多,由单位的一些人际关系,谈到彼此的婚姻家庭;由上学时候的纯真梦想,谈到参加工作后所经历的一些无奈。也是在那晚,高明才了解到,原来孟茹也是出身于穷苦家庭,父母是欠著外债供她读完大学的,为了能让父母过上好日子,她毕业后特意找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儿子嫁了,虽然她和自己的丈夫没有什么感情,但物质上的丰裕毕竟可以弥补一些感情上的空缺。谈到感情时,孟茹坦言自己最爱的是大学时候的同学,但那长著英俊面孔的男生为了能进入到龙江市电视台,竟然跟台长的女儿结婚了,全然不顾他们三年的感情。孟茹说:你能想到么,很多个晚上,我在电视里看到他主持的节目,我都怀疑曾经的一切是一场梦。讲到这儿的时候,孟茹的目光邃远,仿佛在诉说著一件别人的事情。高明问:你恨他么?孟茹捡起了一块石子,用力扔向江心,嘴里大声地说道:不恨!恨什么呢?人各有志。高明站在旁边,没有再说话,他联想到自己曾经类似的感情经历,很清晰地感受到了孟茹那美艳外表下所掩藏的深深伤痛。高明和孟茹就这样站在江边,天上繁星点点,江中渔火闪动,偶尔传来一两声轮船汽笛的长鸣,仿佛是那姑苏城外的夜半钟声,旷古久远.一阵夜风袭来,身边的孟茹打了个寒噤,高明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轻轻地给孟茹披上,孟茹转过头看了看高明,眼里充满了感动。那一刻,高明的心中没有了欲念,却想到了爱情!其实,在特定的环境下,一个孤独的男人和一个寂寞的女人是很容易发生暧昧感觉的。这和男人女人道德品质的好坏并无太大的关系,譬如在旅途中、酒吧内、列车上……发生恋情的几率就要比平时大上许多。当然,高明和孟茹的这次培训也大抵如此,因为它为两个人创造了足够的接触空间,在这样的情境下,一些感情的碰撞就由偶然发展成了必然。培训的第四天基本上是自由活动时间,大家有的出去购物,有的在培训基地娱乐中心游泳或者打保龄球,高明和孟茹也没闲着,两个人去龙江市最著名的二道湾风景区玩了一天。划船、登山、戏水……一系列项目下来之后,两个人不但心理上已经没有了距离感,而且在身体上也可以很自然的接触了。比如在登山的时候,高明可以在陡坡上拉着孟茹的手;在划船时两个人嬉闹著躺倒在对方的怀里;戏水时将彼此的衣服都淋湿。高明从孟茹那热辣辣的眼神中隐约预感到,他离彻底得到这个女人已经为时不远了。晚上主办方安排了丰盛的酒宴,龙江市委宣传部的张部长致了祝酒辞,意思是宣传工作是党的喉舌,各基层工作者还要再接再厉,把握好正确的舆论导向,在各自的岗位上再创佳绩。高明和孟茹看了看满桌子丰盛的美味佳肴,再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很有一番感慨。与高明同桌的一圈人当中,都是各区县宣传部门的同志,高明大多数都认识,他们也是从事宣传工作多年的老人了,类似的培训不知参加了多少。所以张部长的讲话一结束,这些人就开始推杯换盏的大吃大喝起来,丝毫也不显得拘谨,那架势就好像不吃白不吃似的。有意思的是,吉兴县委宣传部的赵科长也是带着一个女科员一起来的,那女科员和孟茹年龄差不多,也是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但是模样却相差甚远,一脸的雀斑,还张著一双斗鸡眼。高明见那赵科长一边吃饭一边看孟茹,意思好像在说,还是人家天河市的这位女学员长得标致。高明忍不住笑了,他和张科长是多年的老相识,这家伙最擅长的就是讲黄色笑话,在高明眼里,他是典型的闷骚型。酒宴刚开始时还有些秩序,等到张部长给每桌敬完酒之后,秩序就开始混乱起来,在赵科长的带领下,一桌子男人都把目光对准了孟茹,开始轮番向她敬酒。高明怕孟茹像上次那样再喝多,所以每每都替她喝掉。直到后来,孟茹没怎么样,却把高明给喝多了。

酒宴结束时,赵科长拍了拍高明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耳语道:兄弟,艳福不浅,这么好的女人千万别错过!然后,又恋恋不舍地看了孟茹一眼,笑嘻嘻地走了。高明借着点酒劲儿,忽然觉得赵科长的话似乎有些道理,这年头哪个男人没有三五个女人,而偏偏他高明却清心寡欲地谨慎了这么多年,他自己想想都似乎有点亏,而今,如果他连孟茹这么好的女人都错过,那他高明不是傻B是什么?这样想着,在酒精的作用下,高明越发觉得气血上涌,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孟茹,恨不得立马把她揽在怀里如此这般一番。孟茹看到高明酒气熏天、满面通红的样子,以为高明喝多了,赶紧为他递上了一瓶水。高明接过来,喝了一口,然后结结巴巴地对孟茹说:我们出去走走吧!酒店的后院是个不错的花园,里面杂草丛生林木茂密,这在喧闹的都市之中已成了难得的清净所在,也正因为如此,这里才成了龙江市委的专门培训基地。高明和孟茹走在里面,听到周围不断传来的蛐蛐叫声,一时竟没了话题。两个人各怀心事,好像都在期待着什么发生。尤其高明,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跳了出来,他琢磨著一会儿该怎么对孟茹下手,甚至瞪大了眼睛不断搜寻着合适地形。还是孟茹打破了僵局,她很轻柔地说道:谢谢你刚才替我喝了那么多酒!高明打了个饱嗝,醉醺醺地回答道:不替你喝不行啊,你看那帮家伙,跟狼似的,恨不能把你吃掉,我怕你像上次那样喝多了,多难受啊!一句话说得孟茹咯咯地笑了起来,你是怕我喝多了,还得害你侍弄我对吧?高明赶紧解释说:才不是,侍弄你倒无所谓,你喝多了难受我会心疼!说完之后,高明有些后悔,知道自己说走了嘴,但话又收不回来了,他希望孟茹没有听清楚。谁知孟茹脖子一歪:噢?你会心疼我?高明有些不好意思来,看到孟茹认真的样子,索性一切都豁出去了。是的,我会心疼!边说高明边将孟茹的身子扳过来,满含深情地望着她。这回轮到孟茹不好意思起来,羞涩地低下了头,高明没再有任何迟疑,对着孟茹那圆润的嘴唇就吻了下去。孟茹显然还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被高明的突然举动弄得慌乱起来,摇摆着脑袋不停地躲闪。高明哪里还给孟茹喘息的机会,张著满是酒气的嘴巴,随着孟茹的躲闪不断捕捉着她的双唇,几个来回之后,终于被高明逮到了,高明搂着孟茹对她狂吻不已,刚开始的时候,孟茹闭着嘴巴嗯嗯地挣扎著,就是不配合,渐渐地,孟茹放弃了抵抗,也热烈地回吻高明,两个人终于纠缠在了一起……不知过了多久,突然听到有脚步声传过来,高明和孟茹赶紧分开。不一会儿,脚步声走远了,孟茹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高明说:不!我还想和你再呆一会儿。说完之后,高明直接拉着孟茹往小树林里钻,孟茹挣扎著说:不要啊!嘴里这样说著,却随高明进入到了林子深处。高明找到一棵柳树靠着,双手随即攀上了孟茹的胸前,孟茹挣扎著将高明的手打开,但是高明毫不罢休地又去扯孟茹的裤子,两个人气喘吁吁地,忙活得满头满脸地汗。高明说:你就给我吧?我都想了你好久了。孟茹说:不要啊!这样不好,被人知道了,我们还怎么见人?高明说:放心吧,不会有人知道的。嘴上说著,底下就用上了强。毕竟女人没有男人的力气大,加之孟茹也没有特别地想要拒绝他,最后孟茹无奈地抓着高明的手说:给你可以,但是你要全心全意地对我好?高明使劲地点点头,赶紧说道:我会的!其实,即便这会儿孟茹让高明去杀人,他也会答应的。高明双手抚摸著孟茹的一对白嫩乳房,柔软而又有弹性,高明含住孟茹的乳头一阵吮吸,一支手已伸到孟茹的裙子下,在孟茹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手滑到孟茹阴部,在孟茹阴部用手搓弄著。孟茹轻轻地扭动着。高明已是挺不住了,几把脱光了衣服,阴茎已是红通通挺立著。高明把孟茹的裙子撩起来,孟茹白色丝袜的根部是带蕾丝花边的,和白嫩的肌肤衬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阴部是一条白色的丝织内裤,几根长长的阴毛从内裤两侧漏了出来,高明把孟茹的内裤拉下来,双手抚摸着白洁一双柔美的长腿,白洁乌黑柔软的阴毛顺伏地覆在阴丘上,雪白的大腿根部一对粉嫩的阴唇紧紧地合在一起。高明的手抚过柔软的阴毛,摸到了孟茹嫩嫩的阴唇。湿乎乎的软乎乎的,高明把孟茹一条大腿架到肩上,一边抚摸著滑溜溜的大腿,一边用手把著粗大的阴茎顶到了孟茹柔软的阴唇上,美人,我来了!一挺。滋……一声,插进去大半截,孟茹双腿的肉一紧,口中发出啊……啊……的声音。真紧啊!高明只感觉阴茎被孟茹的阴道紧紧裹住,感觉却又是软乎乎的,高明来回动了几下,才把阴茎连根插入,孟茹秀眉微微皱起,嗯……浑身抖了一下。孟茹脚上还穿着白色的高跟鞋,左脚翘起在高明的肩头,右腿在胸前蜷曲著,白色的内裤挂在右脚踝上,在胸前晃动,真丝的裙子都卷在腰上,一对雪白的乳房在胸前颤动着。随着高明阴茎向外一拔,粉红的阴唇都向外翻起。粗大的阴茎在孟茹的阴部抽送著,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激情中的孟茹浑身轻轻颤抖。轻声地呻吟著。高明忍受不了这强烈的刺激,突然快速地抽送了几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白洁的阴道里流出来。许是喝了太多酒的缘故,加之在那种环境下太刺激,高明只不过是动作了两下,就一泻千里,这让他很是郁闷,原本指望着能在孟茹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生猛,没想到却反倒丢了颜面。孟茹没有再给高明机会,赶紧穿好了衣物,丢下高明一个人在那儿,独自跑开了。一阵风吹来,高明觉得自己的酒醒了不少,他忽然醒悟过来,原来自己刚刚偷情了,尽管不是那么通畅,但起码已经毛毛草草地完成了整个过程。这让高明没来由的沉重起来,他有些后悔刚才自己的冲动,他不敢去想这件事情会带给他什么,但他隐约预感到这一行为本身在他的生命中,将具有里程碑般重大的意义。高明的心理乱极了,似空虚、似恐惧、似怅惘、似彷徨……高明抬起头环视了一下周围,夜色像黑幕一样向他压来,高明蓦然意识到自己正身处在另一座城市。高明想,此刻淑芳和乐乐都已经睡着了吧!这样想着,一种深深地负疚感袭上心头,高明有些痛恨自己,本来无数次渴望艳遇,但当艳遇真正来到时,自己还是显得这么手足无措。算了,一切由它去吧,只要做过了就不后悔,即便是天塌下来也要扛着!高明狠下心来,然后痛痛快快地在那棵柳树旁小解了一下,再从容地提好裤子,大步离去。高明在自己的座位上点了一支烟,这是他培训回来之后第一天上班,孟茹还没有过来。高明有一些紧张,因为她不能判断孟茹对他究竟是怎样的态度,自从那天晚上孟茹跑掉后,高明就再也没有见到她,打孟茹手机她也不接,给她发短信她也不回,这不由得让高明的心七上八下的,如果孟茹因为那天晚上的事情而看轻他,那么从此后两个人在一起工作难免会充满了尴尬,但转念一想,似乎这又不大可能,因为那天晚上在和孟茹接吻的时候,有那么一阵子孟茹反应也是十分热烈的。想到这里,高明就有些后悔那天晚上没有尽兴,假若那时不是在小树林,而是在床上就好了,这会让他更有发挥的空间。正想着,孟茹推门走了进来,高明用眼睛瞟了她一眼,发现她还是同平常一样,先是同李大姐打了声招呼,然后面无表情地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始了她的工作。


广告合作点击联系
警告:中国a级毛片 a级裸毛片-毛片,不收费可以看-日本美国基地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 免责申明
[中国a级毛片 a级裸毛片-毛片,不收费可以看-日本美国基地] 版权所有 © 2010-2018 all rights reserved.